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欢迎您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小说 同志小说 查看内容

大学生同志浴池打工

2014-4-20 07:1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8436| 评论: 0

摘要: 四海开学就大四了,他打算利用这个暑假出去打工,因为爸爸妈妈出国还没有回来,四海又不想千山万水地回家去投奔亲戚,而且他还有个不错的计划。放假的第二天上午,四海从学校打车来到火车站前一条小胡同内的蓝天浴池 ...

我颅脑损伤后不具备完全行为能力,所以我说的话和做的事自己负不了责任。

我又被押回了家里,和川哥一样过上了牢狱生活,不同的是我“越狱”要相对容易一些,我再次从家里逃了出来。我问了川哥的服刑地点便去看他,但因为我没有身份证没有见成。后来我来到了省城,打了很多零工,直至来到蓝天才安定了下来。

这几年里我每两三个星期给川哥写一封信,每个季度去一次监狱,给他买些东西再存些钱,后来我办下了身份证可他却不愿意见我……明年1月末他就能出狱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生一世地厮守在一起了。

徐磊讲完了,带着一脸的笑容甜甜地在四海的身边睡去了。四海拥着怀里这个不属于自己的男人,久久难以入睡。小安肯定也听过同样的故事,所以他才会心甘情愿地做徐磊的朋友而非恋人。那么自己该怎么办呢?也象小安那样守护着这个优秀的男人直到他的真爱回来吗?

第二天四海起床时吵醒了徐磊,徐磊睡眼惺忪地嘟囔着:起这么早干什么?你给小安打个电话,让他帮你看一会儿算了。

“我可不象你那么残忍!”四海忿忿地道。换作自己是小安,BF(非Lover)晚上和人出去鬼混,第二天却让自己帮着勾引走BF的人做事,自己会怎么想?

四海穿好了衣服,把钥匙放在桌子上,又细心地留了些钱。这时,徐磊一脸不情愿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你走我也走,你等我一会儿。”

看来徐磊还是把自己当作了外人,连独自留在他的宿舍都要避嫌,想到这里四海心酸地问: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人呢?是炮友?还是三房姨太太?

徐磊停了下来不解地看着站在床下的四海,这个昨晚曾与他疯狂性爱的可爱男孩儿此时正一脸酸楚,自己也许真的太自私了吧?

两个人坐在出租车上气氛似乎又回到了昨晚的尴尬。

交接班之后,四海脱光了衣服正准备去洗澡,突然看见小安边擦身子边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四海不好意思地愣在了那里。小安面无表情地盯着四海,也许他在审视这个男孩儿到底比自己好在哪里。四海也盯着小安,这个高大阳刚、帅气性感的男人虽然不是自己钟意的类型(四海不喜欢对方比自己高太多),但不得不承认小安的确是百里挑一的,这样的男人就算走在大街上,无论是谁也都会愿意多看两眼的。

就这样两个人静静地相望了十几秒,直到四海露出了友好的笑容。小安犹豫了一下,说:你跟我来。

四海不明所以地跟在小安的身后,小安把他带进了5号按摩室,把徐磊也叫了进来。小安关了门,转身时把四海推到了墙角,低下头来狠狠地吻在了四海的嘴上。四海拼命地挣扎着,可他哪里是小安的对手。小安的吻很专业、很有技巧,吻得四海气喘吁吁。足足吻了半分多钟,小安才松开四海,在四海的博企上轻蔑地拨弄了一下,转过头看着愣在一旁的徐磊,冷冷地说:磊磊,咱们玩3P呀?

徐磊怒气冲冲地摔门走了出去,小安突然失力地瘫坐在床上抱头痛哭。四海站在墙角委屈的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他无声地哭泣着……

 2010-06-08 18:21 33

周五上午,四海回到了宿舍,前一天自己和徐磊的战场还没来得及清理。四海爬上床换下了粘有两个人分泌物的床单、被罩,把乱丢在地上的纸团通通扫进了垃圾桶,连徐磊用过的杯子他都仔细刷了一遍。小安无法忍受徐磊在何川之外再找别人来喜欢、来**,自己同样无法忍受。但小安比自己更爱徐磊,也更能容忍他,相信他们现在已经和好如初了罢,祝他们在何川出狱之前幸福美满、再无波折。

吃过午饭,四海又开始学习。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道路,而考研便是他的选择。刚学了一会儿,四海收到了一条短信,是石亮发来的——我想忘掉你,可我做不到。我今天来省城办事,一会儿我去看你,如果你愿意见我,就挂一条短裤在阳台上。

四海很奇怪,石亮并不知道自己住在哪里,即使挂上了他也看不见呀。不过他的玩儿心顾起,从石亮送给自己的短裤中找了六、七条色彩艳丽的挂在了阳台的晾衣绳上。刚把短裤挂好,四海听见了几声汽车喇叭,他伸头向楼下望去,见石亮正靠在宝石蓝色的M6前车门上,满面春风地看着自己。

石亮刚走进宿舍便问四海:你是不是迫不及待地想见我呀?

四海看着阳台上迎风飘扬的几条短裤不由得羞红了脸。

石亮望着自己这几天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含羞带笑的样子心里面痒痒的,感觉有股热流直奔丹田,但他并不着急,他清楚自己要摆平眼前这个可爱的男孩儿,而不是强奸或诱奸他。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四海不解地问道。

“我想知道,所以我就知道了”。石亮答非所问,他不想告诉四海那天晚上他开着车悄悄地跟在四海的后面,然后在四海上楼后他紧张地观察着哪扇窗户亮起灯,他甚至看见了四海走到阳台上去取晾晒的衣服。

“孩子的病好了吗?……家里没出什么事吧?”这几天四海一直有种不安的感觉。

“好了。没什么事。我最近很忙,刚跟你们学校签了体育馆的部分设施,今天我来注册商标。”

石亮边说着边把一份商标注册申请的复印件递给四海,商标名称为“S

四海有些困惑,难道这就是生意人求爱的方式吗?现在石亮爱着自己,这个商标可能还有些意义,如果哪一天他对自己没这种感情了呢,那将多尴尬啊!

看着四海的一脸疑惑,石亮忙解释说:S是Strong,H是Health,这颗是爱心,表示我们的产品用爱心关注民众的健康

四海呵呵乐了起来,这个石亮真的是蛮可爱的。

“你不去用爱心关注民众的健康跑到我这里做什么?”

“……你真没想我吗?”石亮突然一往情深地问道。

四海愣了一下然后猛地抱住了石亮的头,献上了深深的一吻。爱还是喜欢、恋人还是朋友……这些思考太沉重了,自己不过是个普通的同性恋者而已,不与同性做爱怎么能够名副其实呢?

 2010-06-08 18:22 34

来不及上床四海便用嘴和手牵引着石亮进了卫生间,然后把衣服一件件地丢了出来,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小石亮”也是圆滚滚、胖乎乎的,与“小徐磊”的修长、挺拔相比完全是两种风格,四海毫无犹豫地把它含在了嘴里,让真爱见鬼去吧!

石亮拉起四海,自己弯下腰,他终于看清了那件他朝思暮想的宝器,于是他像个虔诚的信徒一样轻轻地摩挲着它的表面,用舌尖轻轻触及它的顶端,然后边缓慢地把它整个儿吞入口中,边仰起头来小心地观察着四海的表情。

四海迎上了石亮的目光,石亮的眼睛很大很有神,当从自己的胯间向上仰视时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当石亮从嘴里感觉出四海的坚硬后,他站起身双手按在墙上说:“你做我后面吧,我还从来没有做过,但我想把第一次给你。”

四海从后面紧紧地搂住石亮,其实男人和女人一样都需要有人宠,也许他这辈子再也碰不到像石亮这样爱自己、宠自己的人了……

做完爱,两个人上了床。石亮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四海推问他笑什么,石亮附在四海耳边小声说:我怎么感觉你那根东西还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网  

GMT+8, 2020-7-7 10:31 , Processed in 0.057998 second(s), 34 queries .

深同网深圳同志

© 2020-2021深圳第一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