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欢迎您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小说 同志小说 查看内容

大学生同志浴池打工

2014-4-20 07:1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8192| 评论: 0

摘要: 四海开学就大四了,他打算利用这个暑假出去打工,因为爸爸妈妈出国还没有回来,四海又不想千山万水地回家去投奔亲戚,而且他还有个不错的计划。放假的第二天上午,四海从学校打车来到火车站前一条小胡同内的蓝天浴池 ...

四海开学就大四了,他打算利用这个暑假出去打工,因为爸爸妈妈出国还没有回来,四海又不想千山万水地回家去投奔亲戚,而且他还有个不错的计划。

放假的第二天上午,四海从学校打车来到火车站前一条小胡同内的蓝天浴池,这是他在网上查到的,据说是国内知名的十大同志浴池之一。

推开脏兮兮的玻璃门,正对面的墙上呈弧形排列着六个大字“国营蓝天浴池”,字的下方是一幅香案,供着财神,摆着果品香炉,左侧的吧台里有三个女人,靠门的女人问四海:“六元的还是十元的?”

四海犹豫了一下,问道:“我想找份工作,应该和谁谈?”

最靠里面的女人上下打量着四海。只见四海个子不高,头发短短的,脑袋圆圆的,眼睛不大还是单眼皮,但面皮白净,年轻健康、阳刚且充满活力,不由得心生喜欢——只可惜可能也是一个喜欢男人的,老板娘不由得绷起了脸,这些年虽然早已见怪不怪了,但她见了四海还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微愠。

“这里不缺人,但如果你愿意按摩,我们可以考虑一下。”

四海知道这里的所谓的按摩其实就是出卖色相,所以他赶紧说:“我不会按摩,也不想做,有没有其他的工作,比如打个杂什么的,我什么都会干,工资低点儿也没关系”。

老板娘耸了耸肩:“干杂活的我这里有一个班呢……”身边的几个女人听后就跟着傻笑。

“每个月给两三百块工资就行,只要能够我假期的生活费。家里正在给我攒下学期的学费呢……”四海不得不撒了个弥天大谎。

几个女人对视了一眼,面带怜悯。老板娘低下头胡乱按着手里的计算器,表情有些不自然。

就这样静静地僵持了近2分钟,正当四海心灰意冷转身想走时,老板娘开口了:“每个月400,干一天一宿,休一天一宿,工作日(含)三餐,要是同意今天就可以上班。”

四海朝着老板娘感激地鞠了一躬。他突然有种错觉,好象身边的几个女人都在拼命地忍着满眼的热泪含着笑互相使劲地点着头……肯定是韩剧看多了。

四海曾经有过一个难以启齿的理想:在澡堂里给人搓澡。当然这仅仅是出于他对男性身体的憧憬和向往,所以长大后当他知道这份工作地位很低而且收入不高时就再也没想过。然而这个父母都不在国内的假期他却走近了自己的理想,成了国内知名同志浴池的一名勤杂工。

蓝天浴池的男浴区共有600多平方米,入口左侧是300多平米的休息区,有近50张床位,另外还设有6个按摩室。入口右侧是一间更衣室,从更衣室再往里走有厕所、桑那室、淋浴区和温热两个池塘浴。在厕所旁边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有一间蒸汽浴房,里面却没有蒸汽,而且常年关着灯,这就是驰名国内的“蓝天小黑屋”,一个肉欲横流的所在。

男浴区现有8名员工,其中一个理发兼理疗师傅和两个搓澡工只上白班,四海、林叔和小黄倒一班,徐磊和文贵倒一班。除了这8名“固定”员工外,还有4-5名临时按摩生,都是些身条好、形象佳的青壮年,不过在四海眼里他们都没有徐磊好看。徐磊身高在1米78左右,偏瘦,长得鼻直口方、眉清目秀的,是个标准的帅哥

在工作了几天后,四海偶然听到了顾客的几句闲聊,说蓝天会做生意,连服务生选得都这么勾人,以前是隔天有帅哥看,现在是天天有。四海猜测他们说的可能是自己和徐磊,回想起那天老板娘在计算器上的一通“乱按”,不觉莞尔。

四海曾经有过一个难以启齿的理想:在澡堂里给人搓澡。当然这仅仅是出于他对男性身体的憧憬和向往,所以长大后当他知道这份工作地位很低而且收入不高时就再也没想过。然而这个父母都不在国内的假期他却走近了自己的理想,成了国内知名同志浴池的一名勤杂工。

蓝天浴池的男浴区共有600多平方米,入口左侧是300多平米的休息区,有近50张床位,另外还设有6个按摩室。入口右侧是一间更衣室,从更衣室再往里走有厕所、桑那室、淋浴区和温热两个池塘浴。在厕所旁边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有一间蒸汽浴房,里面却没有蒸汽,而且常年关着灯,这就是驰名国内的“蓝天小黑屋”,一个肉欲横流的所在。

男浴区现有8名员工,其中一个理发兼理疗师傅和两个搓澡工只上白班,四海、林叔和小黄倒一班,徐磊和文贵倒一班。除了这8名“固定”员工外,还有4-5名临时按摩生,都是些身条好、形象佳的青壮年,不过在四海眼里他们都没有徐磊好看。徐磊身高在1米78左右,偏瘦,长得鼻直口方、眉清目秀的,是个标准的帅哥。

在工作了几天后,四海偶然听到了顾客的几句闲聊,说蓝天会做生意,连服务生选得都这么勾人,以前是隔天有帅哥看,现在是天天有。四海猜测他们说的可能是自己和徐磊,回想起那天老板娘在计算器上的一通“乱按”,不觉莞尔。

四海机灵、勤快,长得又招人喜欢,再加上贫困大学生的特殊身份,所以大家都对他另眼相看,只有徐磊每次交接班时都不阴不阳的,看上去傲气得很,不过四海也没十分在意。

四海慢慢注意到浴客中有七八成都是中老年人,有时候看着这些五六十岁甚至七八十岁的大叔、大爷们在小黑屋中进进出出时,四海就不免觉得有些好笑,同时也猜想着自己到了这把年纪时会是个什么样子。

刚上班不久,一向稳重、细心的四海竟闯了祸,而事情就与一个老年人有关。

那天林叔心情不错,想到楼下和人下棋,四海便自告奋勇替林叔看着更衣室。四海看见地上踩了许多鞋印,就拎起拖布去浴区里洗。当时淋浴区只有四、五个人,许多淋浴头都闲着,但有一个白发老者和一个小青年却挤在一起。四海边洗拖布边留意着这一老一少。

只见老者在手心里挤了些沐浴露往年轻人身上擦去,年轻人想躲又有些不好意思。沐浴露在年轻人身上产生了丰富的泡沫,老者弯下腰去给年轻人瘦峭却笔直的双腿涂匀泡沫,双手向上时似乎不经意地撩拨着年轻人的**。年轻人尴尬无助地向四海望去,四海心里暗骂这年轻人痴呆,躲开不就得了吗。

四海从墙角找来扫把,佯做要扫地上的杂物,走到一老一少跟前时冲那老者说:“麻烦您老让一下”,这时老者才不情愿地从地上站起来,一脸愠怒地瞅着四海。

扫完地,四海开始拧干拖布,这时他听见老者对年轻人说:走,咱们去蒸汽室蒸蒸吧,这儿太凉了洗不净。还没等四海反应过来,“痴呆青年”竟真的跟着去了。

四海苦笑着回到更衣室开始擦地,仅2、3分钟的功夫年轻人便红着脸走了进来。四海见他用毛巾摭着**,胸口激烈地起伏着,一脸怒气,也不好跟他说什么,倒是年轻人开口骂道:这是什么破浴池,一帮变态!

四海有些哭笑不得,不禁好奇地问:你是做什么的?住这儿附近吗?

年轻人也许是见四海和善可亲,气也消了些:我在湖南当兵,这次过来看我姐,她家住这儿附近……这个老东西,如果他敢出来我一定叫他好看!

年轻人又恨恨地说。

四海做同情状,安慰道:反正也没吃什么亏,以后离他们远着点儿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网  

GMT+8, 2020-6-4 18:05 , Processed in 0.055637 second(s), 24 queries .

深同网深圳同志

© 2020-2021深圳第一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