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欢迎您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小说 同志小说 查看内容

军营枫叶情

2014-4-9 20: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723| 评论: 0

摘要: 一个人,在情感里最容易犯两个错误一个是犯“贱”, 另一个是犯“傻” 而要是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呢? 那就还容易犯第三个错误——犯“痴”或者犯“不痴”。 究竟是应该“痴”还是应该“不痴”,孰是孰非? 从高考到打 ...

一个人,在情感里最容易犯两个错误一个是犯“贱”, 另一个是犯“傻”

而要是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呢?

那就还容易犯第三个错误——犯“痴”或者犯“不痴”。

究竟是应该“痴”还是应该“不痴”,孰是孰非?

从高考到打工再到当兵加上军校及毕业后的这些年,这一路走来,我仿佛总是在这三个错误之间徘徊,但自己内心却又常常自以为是的认为,这又不是徘徊。

看别人酸甜苦辣的故事,何尝不应该自己写自己的故事,正好可以找个理由在文字和回忆里,愁一场,笑一场,感恩一场,反思一场!

至少还有回忆,有回忆才会有将来。

有时候,自己也会矫情的问自己:连回忆都没有的人,还能指望有未来吗?

命运,扎手的太紧,被扎疼了,才知道松手,说好的,可以松手,但不可以放手。

一直都记得在那片山岭上枫林掩盖下的哨所,那石头堆砌而成的简陋哨所,总是被掩映在十月红火的枫叶中,可是,无论我们巡逻到多远的地界,只要站到营区周围的任何一座山头顶上,都能远远地,透过那染红大半边天的枫林的最高处上,还有一面破旧而鲜亮的军旗在迎风飘扬着……

时光荏苒,好像,我们最念念念不忘的场景就这个吧。

喟叹一声,至少,我现在还是记得住这些历历往事的。

我在西南一个挺穷的农村,从出生到高三生活了十七年,直到高三后才走出去那块一亩三分地的地方。

高中时候我成绩也不错,理科,那时候我也算意气风发,可是由于粗心大意和估分失误,导致我在高考和填报志愿的时候出现了严重的错误,最后功败垂成,虽然分数不低,也没上到一个理想的重点本科(现在好像叫一本)。

顶着一个不错的分数只能选择一个非常三流的学校,这对我来说是当头棒喝,把我以前爱打架爱打闹爱自负的德性好像一下子就摔代了地下,我开始变得谦虚和谨慎起来。所以说上天总是公平的,在每个人走入魔障最危险的时候,用独特的方法来惩罚一下,以免走入更大歧途。

但是退而求其次,能考上大学总比考不上好,可那个时候,家里穷的叮当响,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家超声也忒严重了,搞得最后都揭不开锅了,我又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家里肯定没得那么安逸的,于是没得办法,看着一年近六千的大学学杂费,还有那衣衫褴褛的家人,我心一横,只好另谋出路。

 2014-03-20 14:19依稀还记得应该是8月底,一家人做出的决定,也都同意我不上大学了,其实我也是故作潇洒,总不能父母心生愧疚吧,给他们增加思想负担。于是我便跟着村民乡亲们南下广州去打工。

那也是我第一次坐火车,火车到京广线上的时候,我好奇的盯着窗外的世界看,到了广东后,我不久就后在佛山一家工厂做了流水线的一个普工。

可能是于我高中文化课学的挺扎实,学东西也不慢,而且自从高考打击后,我变得不太爱说话,看样子也是挺老实的,于是,很快我就做上了储干,工资从1200到了2000,几个月后我还成了生产经理的助理有了2600的工资。在那个时候,一个月2600的工资对普通打工新手来说算是不错了,于是我开始有时间自己业余时间就去图书馆看书,其实只还是挺想读书的。

因为广东的工厂都是分布在一个个的工业区里,晚上就会有热闹的夜市,可以摆摆地摊赚点外快,那个时候我在生产部结识了一个很要好的同事曾默,他长的白白净净的,斯斯文文,脾气也特好,不抽烟不喝酒,而且和我年纪相仿,于是,我们俩就一起摆地摊。

记得有一次摆地摊,还和一群城管打架 了。那个时候也许还不叫城管吧,反正就是收保护费维护秩序的那种。打架的具体过程就不啰嗦了。

分一下段,不然都写乱了。

1,那段时间里,我把工资都存起来,分成两份,准备80%寄给家里,剩下20%自己平时用,因为偶尔会到广州看看,也算自己见见世面,一个是第一次来到大城市,另一个我还很虚荣的想着,过年回家邻居们问我广州什么样子,我也能大致说说。现在想起来,当时真挺幼稚的。

那个时候对一切都是很好奇的,于是,我和曾默就第一次去了白云山玩,反正稀里糊涂的,我们当时也挺木讷的,以为坐错了车,其实没有坐错车,只是我们坐到了一个好像是ZHONGLIU医院还是什么的地方,那好像还是个终点站,我们下车后,左看看,右看看,分不清东南西北。因为我们想象的白云山是个公园啊,有大门有很对人的,所以突然到了这个医院,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曾默有点怯怯的说:“袁彪,我们是到哪里了,怎么这里真么偏僻啊,这里不会有抢劫吧?”说完,他有点害怕的拉着我的手臂。

那个时候,广州被称为纽约,到处是飞车党,所以我们还是有些担心的。

2,看着曾默那副胆怯的样子,我只好自己给自己壮胆说:“怕什么,这大白天的,我们是俩大老爷们,身上也没多少钱,不怕抢钱不怕截色啊”

说完我还“嘿嘿”的逗了他一下,其实当时我虽然不是特别害怕,还是有些恐惧的,毕竟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人总是要自己去主动找方法的,因为那周围都是房屋和楼房。我们转来转去也没转出去(现在想起来,当时真笨啊,怎么不知道去问过路的人呢?也许当时潜意识把过路的人当抢匪了吧,有戒备意识吧,哈哈!)

后来,我看到路上有很大一棵榕树,我就想爬上去看看,果然运气不错,爬到榕树顶上的时候,位置高了,视野开阔了。我就看到北面一栋楼房的角落上头,有座清翠盎然的大山在云里雾里矗立着……

“曾默,曾默!我们没走错,我看到山了,那里肯定就是白云山了”我顿时兴趣特别高涨,边说边下树了。

由于太得意了,下属数的时候不小心一滑,摔在地上,胸口趴在下面,完全就是一个癞蛤蟆的别致造型啊!

最悲催的是,我那可怜的唯一一件干净而自以为帅气的白衬衣就这样被毁灭了,尤其是胸口还粘有两块大泥巴,从远看,简直就样一个青春期发育成熟的少女胸前被点红了一样,除了缺乏波涛汹涌的动态美意以外,那露两点的静态美还是很又回头率的,囧啊。

我和曾默面面相觑,忍不住噗嗤的一起笑了出来。

 2014-03-20 14:20 3,我们边走边忍受着路人尤其是一些女士们的异样的目光,这一刻,如此丢人,我真想把衣服脱掉,如果在老家这样袒胸露乳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这是在广州啊,我还得掂量。

“彪子,我买瓶水,你等我一下”曾默突然和我说,然后飞快的跑到小卖部去了。

回来的时候,他竟然买了三瓶水。

“咱两一人一瓶,还多出一瓶,你干嘛用呢”我好奇的问他。

“我,我,我给你洗衣服啊,你那胸口那么脏,还怎么去白云山公园玩啊”他微笑着说,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网  

GMT+8, 2020-5-28 05:16 , Processed in 0.044308 second(s), 27 queries .

深同网深圳同志

© 2020-2021深圳第一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