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欢迎您注册
深圳同志 门户 小说 同志小说 查看内容

我和阿琨谈恋爱

2014-4-9 05: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283| 评论: 0

摘要: ——这是我上大学时发生在我身上的真事。 19岁的秋季里,我考取了瀋阳xx大学。1999年,也就是大二的那一年,我认识了阿琨。 1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学校有很多教学楼,其中,冶金馆虽然很大,但是去那裡上夜自习的同学 ...

——这是我上大学时发生在我身上的真事。

19岁的秋季里,我考取了瀋阳xx大学。1999年,也就是大二的那一年,我认识了阿琨。

1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学校有很多教学楼,其中,冶金馆虽然很大,但是去那裡上夜自习的同学却不多。这是因为据説在文革时期,冶金馆里曾死过人(后来又有传闻说一个老头从四楼的楼梯扶手翻下底层,死掉了),当然这种説法对我不会產生任何影响。

话又说囬来,冶金馆的确算是校园里比较特殊的一个馆了。首先,其构造近似一个“口”字形,东、北、西三面分别是三、四、三层的楼房,而中间的空地到南面则是茂盛的杂草,长得很高很密,南面还有很多树,也是很蓊鬰的样子,但看不到半个人影。虽然冶金馆有几个入口,但是终年常开的却只有北边的正门,五十年代的房子总是有些怪怪的,从这个正门进到楼里就是二楼,要去底层则还要顺楼梯再向下走。因而,初到冶金馆的人通常会觉得楼的构造很复杂,尤其是在要出去的时候,往往直接下到底层,转来转去三面都找不到大门。

在这个“口”字形楼的四个角都有卫生间(北楼四层除外),北边的情况较特殊,每个卫生间性别唯一。在三楼的男卫生间里,乱涂乱画得很严重,很多粗口的东西。我还看到“gayboy 每天下午5:30—6:30”的句子,眞是五花八门。

2大二了,要过英语4级,我想努力努力。為团安静我选择了大家很少来的冶金馆,我的效率还眞高,居然将刚买的两本“牛津”、“朗文”语法啃下不少,就连4小本《罗兰散文》也在休息时派上了用场。我写信给家人描述我如何用功,他们一定很受安慰。

然而九月的瀋阳,温度还是很高,我在东楼西自习室里被傍晚的阳光晒得渗出细汗。背单词也没有了心情。几天下来,我决定告别日光浴,换到西楼的东自习室。我想是九月底了,那夜我坐在靠窗的第二排位子,感受著瀋阳九月夜风的凉意,我第一次见到了阿琨。

我坐著看书,两个人走进来坐在我前面的第一排。我感觉到那个戴金属框眼镜的在进来时看著我(我当时没有抬著头呀,怎么知道的?!),这二位就是阿琨和他老乡。他们兴致高昂地聊天、发笑,还用方言。接著又旁若无人地进进出出。在他们聊天的时候我又感觉到了阿琨囬头瞟我的目光,他们的声音干扰了我的閲读,也让我觉得他们烦人,是大三的学生吧,我并没有注意阿琨的脸。

第二天,夜自习的时候,我坐在昨天的位子上,阿琨和他老乡又出现了。不过,这次他们却坐到我后边的那两个位子。

大学的我体重一直上不来,最多也就110斤,那天我穿的是一件放暑假时买的瘦身绿色“fish bone”T恤衫。我觉得还好,以前没有穿过这种类型,蛮新鲜的。可是后来据阿琨说,我的体形眞的很不适合那种衣服。噢,要知道我可是向来穿著很有品位、很有特点啊!!

这一次,他们还是使劲聊天,製造声音。后来索性把窗子打开来,难道没有看到我隻穿了一件薄薄的T恤!我侧身看一眼他们,阿琨便抬头看著我,我囬身看书,他们就接著聊了。忍无可忍——“同学,能把窗子关小一些吗?”“啊~~好的,好的。”窗子轻轻被关上了。昨天,从他们聊天的口音我猜测应该是江浙一带的南方人。今天,看阿琨微笑著关窗子的样子,我更加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网  

GMT+8, 2020-6-4 18:41 , Processed in 0.042858 second(s), 26 queries .

深同网深圳同志

© 2020-2021深圳第一同志

返回顶部